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一)

昨天已经发了部分人设,现在直接上文。
———————————分割线——————————
    德国波恩,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拥有2000多年的历史,是德国最重要的政治中心,被誉为“绿色的城市”。在市中心有一家酒吧,复古优雅,橱窗里摆放着许多精致的玩物,放着舒缓钢琴曲的音乐盒,一台老式唱片机模型,似乎已经过了很久的年头,但上面却一尘不染,总之要介绍这些玩物的话可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店内还是遵循着18世纪的装修风格,但最吸引人的还是柜台上陈列的各式各样的名酒———罗曼尼康帝、柏图斯、里鹏、拉菲、拉图等,因为这家店各式各样的名贵酒,引得喜爱品酒的人在此聚集,店内经常是处于人山人海,特别是飘雪的冬天。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这里不是福利机构,不要因为我们老板他给过你东西吃就一直黏在这里不走,我是不会再给你什么东西的,你说你年级轻轻的,为什么非要做乞丐呢?去干干体力活也行啊!”身着黑色工作服的酒保奚落着一名衣衫褴褛的青年,这个孩子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裹着一层破烂不堪的旧床单,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眼睛是好看的红宝石颜色,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脸上脏兮兮的,“拜托,求求你发发善心,我已经三天都没东西吃了,就算给我一杯热水也好,我……”“你想的倒是美,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你倒是可以去问问别的乞丐,或者去翻翻街边的垃圾桶……”不等青年说完,酒保就又奚落开了,引起那些喝酒的人的注意,有的人甚至还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那个青年。
    “莫桑,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管对待穷人或者富人都要一视同仁,你忘了你做酒保之前的身份了吗?”一个很好听的声音想起,青年回过头去看,是一个30多岁的人,一身黑色的燕尾服,手上拿着礼帽,想必是刚赴宴回来,乌黑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五官端正,一双大海般湛蓝的眼睛正盯着面如死灰的酒保,“是,是的,老板!”酒保完全没了先前的气势,低着头盯着地板,“那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给这个孩子准备餐点啊,迎接新成员。”“对不起,先生,你说迎接新成员是什么意思?是指我吗?”青年用着夹生的德语问到“我想这里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那人皎洁的一笑,“谢谢先生,我,我叫车尔尼,请多多指教和关照!”青年激动的说到,那位酒吧的老板轻轻俯下身,用握住了青年的手:“贝多芬,也请多多指教。”酒保则是轻轻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对面的厨房。
    “他叫莫桑,是我在码头捡到的流浪儿,虽说没受过教育说话难听,可人还是不错的,在我这儿兢兢业业的干了十几年,对了,你的房间在二楼靠近楼梯那一间。你先上去洗澡收拾吧,稍后我派人送衣服给你。”贝多芬说到,“是!”车尔尼开心的应到,随后跑上了二楼,贝多芬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后,轻轻叹了口气。
    “这样好吗?未经他同意擅自将他拉入我们的圈子里,我看算了,让他作为一个普通孩子活下去好了。”在贝多芬旁边桌的中年人放下报纸说到,“不,不论是谁,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这个孩子是我取得血色咏叹的得力助手,只是他还没有发觉,需要训练一下,一旦得到血色咏叹‘创世纪’就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了,请相信我好吗,老师?”“嗯,我当然相信你。”中年人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毕竟你是我海顿教过的最棒的学生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