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樱花

序章
    她自小就爱像男孩儿一样舞刀弄剑,这是她知道的,而她,也知道她向往着做一名游历天下的商人,去见识世界各地种种的新奇事物。
    14岁,在村外那座山山顶那棵樱花树下,她送给他一把刀,名唤妖刀村正,她说希望她能够用这把刀斩尽天下的邪恶和污秽。
    16岁,因为好赌博的父亲负债累累,狠下心来把她卖给了一户有钱人家当侍女,她记得那天她追着马车哭着叫她不要离开,一直到村口才停下脚步,她与他分开了。
    18岁,因为受不了虐待和折磨,她在深夜悄悄逃离了这个地方,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直到某一天因为太饿昏倒在地上时,被刚好路过的艺馆主人山田发现,从此,她放下了自己喜爱的刀,开始学习各种技艺,并有了新名字———阿雪。
    三年后,她成为了最出名的艺伎,接待的客人也越来越多,但不管客人如何的夸赞她的美丽和对她的爱慕,她都不为所动,她的心里,永远只有她一人存在。
                                                                (序章   完)
———————————分割线——————————
(一)
    就算是深秋的夜晚,歌舞伎町也是热闹无比,笙歌不断,到处都传来男人们杂乱的歌声和笑声,其中数“原岛”最为热闹。
    “阿兴,房间准备好了没有?还有铃,你让阿雪快一点,今天的客人可是将军大人的儿子,万万不可怠慢……”声音的来源是这家店的主人山田,他正在指挥着手下干活儿,脸上的汗水清晰可见。
    “阿雪姐姐,阿雪姐姐,你好了吗?山田先生催的可紧了!”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用手拍打着“梅雪间”的门,“就快好了,铃,对了,帮我把我的三味线拿过来好吗?麻烦了!”“好的,我马上去!”女孩立即“噔噔噔”的往三楼冲去,屋里的阿雪放下镜子,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真是可爱又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因为战争失去了自己的亲人,幸好山田先生遇见了她把她领了回来,将她留在身边,并为她取名叫铃,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阿雪姐姐,你的三味线!”小姑娘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想,她急忙伸手接过,“辛苦啦,铃!”“哇,今天的阿雪姐姐好漂亮,我都快认不出了!”小姑娘两眼放光,羡慕的说:“我也好想穿这么美丽的衣服,化这么漂亮的妆。”“是吗?那等我们可爱的铃长大以后,阿雪姐姐亲自给你打扮,怎么样?”“好啊好啊,你可要说话算话哦!”“嗯,我们走吧,客人好像来了。”
    楼下此时已经全部准备完毕,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缓缓在门前停下,从车上走下一个年轻人,着黑色和服,手拿白色纸扇,身上散发出好闻的梅花香,虽不是什么盛世美颜,但五官端正,举手投足间尽显儒雅之气,“不愧是将军大人的儿子,您能赏脸光临本店是我的荣幸,阿雪,你还不快来招呼客人?”山田招呼到,“是。”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从楼上缓缓下来一名女子,脸上化着浓妆却不俗气,反倒衬得她更加美丽,手捧三味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穿着十分华丽,却又不像那些胭脂俗粉一般,她的出现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许多人都不自觉的往她那边看去。
    “请这位公子随我去‘梅枝间’,那里为公子准备了美酒佳肴,请尽情享用。”“好,好的。”惊艳于眼前女子的姿色,见多了美丽妖娆的女子的公子大人竟然呆站了半分钟,随后跟随女子来到了房间内,里面蔬果菜品准备齐全,山田先生拿出酒杯倒了一杯自己珍藏的美酒摆在了公子旁边,随后坐下来,“请公子品尝!”“山田先生,你不必如此拘束,你可以叫我十郎,父亲常说要与民同乐,那称呼自然也不那么重要了。”“对,十郎你说的是,你的父亲有你这样的儿子自是十分欣慰的,来,我们一起喝一杯!”随后房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阿雪姑娘真是如人们所说的多才多艺啊,我十分喜欢你所唱的歌。”“多谢十郎君的称赞,阿雪能为您表演深感荣幸。”阿雪对着十郎深鞠一躬,正准备退出房外,十郎却发话了:“我从小跟随父亲来这些地方,但每次的表演不过就是唱歌跳舞吟诗罢了,不知道人人皆知的阿雪姑娘还有其它的本领吗?”这一席话让山田顿时乱了阵脚,正在想办法应对时,阿雪发话了:“十郎君说的是,只不过请给我点时间准备准备,定不会让你失望。”“好!我答应你!阿雪姑娘果然爽快!”十郎开心的说到,阿雪点了点头,再次鞠躬后退出了房外。山田这下可坐不住了,想起身去追阿雪,却又不便起身,倘若得罪了十郎,他人头落地倒不算什么,可她担心阿雪,这么多年来他早已将她当做女儿一般,而且她还那么年轻,这可如何是好?算了,一不做二不休欧,为了她的安全,豁出去了。
    正在山田决定和十郎说实话时,门再次打开了,一袭侠客装扮的阿雪出现在众人面前,手中握着两把剑,“阿雪,献丑了!”说完便挥舞着手中的剑,七年了,整整七年她没有碰过刀剑,如今就像见到老朋友一般,卖力的挥舞着手中的剑,动作快到几乎看让人不清……舞毕,底下静默了几秒,随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不愧是阿雪姑娘,不仅歌唱的好,武功底子也不错,十郎佩服。”“多谢十郎君的夸奖!”阿雪望着手中的两把剑,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笑容,山田看向她,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十郎,阿雪回到房间内,放下了那两把剑,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刀,刀鞘乌黑油亮,她抽出刀来,对准月光,刀身顿时散发出令人寒颤的冷光,她细细的抚摸着这把刀的刀背,眼中流露出悲伤,“妖刀村正,如果你真的有妖力有多好……”正在感伤时,突觉在刀鞘上摸到了什么,似乎是划痕,她急忙将灯点上,看到刀鞘上用利器刻上了“美惠”两个字,她身子不觉一颤,没错,这是她几乎忘记的自己的真名,还是她早逝的母亲取的,“希望我们的小公主是个美丽贤惠会持家的孩子。”母亲的话再次映入她的脑海中,如果母亲还在,父亲是不是就不会染上赌博的毛病,也不会把她卖掉,她就能继续和她在一起过着快乐的日子,想到这里,她把刀插回刀鞘,把刀放回柜子里锁上,然后躺在了床上。
   “阿菜,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如你所愿当个商人呢?有没有人欺负你呢……” 她碎碎的念叨着,随后闭上了眼睛。“阿菜,我真的好累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