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三)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从噩梦中吓醒了,燃烧的噼啪作响的房屋,遍地的尸体以及满身是血呆站在原地的自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每晚都是无休止的噩梦?“不!”少年大叫一声后从梦中惊醒,下意识抹了一把脸,满手都是汗,“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拜托!”车尔尼将头埋在了两腿间,瘦弱的身子在冷风的刺激下更是瑟瑟发抖……
    在无数个飘雪的日子后终于有了阳光,街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酒馆的生意也比平常红火许多,就连这里的老板贝多芬也亲自上阵招呼客人。“喂,我说你能不能麻利着点儿,那边的人等着点单都等的不耐烦了,你还不快过去!”忙着调酒的莫桑对着正发懵的车尔尼大声说到,“啊!是是是,马上过去!”车尔尼急忙从桌上拿起笔和纸,正准备赶过去时,只听见“哗啦”一声,原本放在桌上的高脚杯因为有纸的牵引,全打碎在地上了,吓得车尔尼慌里慌张的蹲下去收拾着,“怎么回事儿?连点单这种简单活儿都干不了吗?我看你啊趁早死了这条心继续当你的流浪汉去吧,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莫桑一边对着车尔尼冷嘲热讽,一边却又帮车尔尼收拾着地上的玻璃碎片,“我,我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车尔尼满脸通红,“知道给我添麻烦你还不赶快去给客人点单!”莫桑说到,“好,好的,马上去!”车尔尼再次拿起纸和笔,跑向了客人,莫桑望着他,轻轻叹了口气。
    “你还好吗?你这久的状态不太好呢,要不要休息一下?”贝多芬关切的问着刚点完单回到吧台前的车尔尼,“没事儿的没事儿的,我很好的,可能就是还没适应过来吧,就是要多做才能适应啊!我可以的!”车尔尼摆摆手,又开始忙活了起来,但贝多芬说到:“可你那么明显的黑眼圈,应该是睡眠不足造成的吧?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接着便把车尔尼往楼梯口拉。
    “哇,今天店里好热闹啊!”店内的门忽然打开,走进来两个人,女孩儿的头发有一部分扎成了双马尾,还戴着蝴蝶形状的发卡,斜挎着蝴蝶形状的挎包,系着蝴蝶形状的颈圈,而旁边的男人也就和贝多芬差不多年纪,栗色的头发,戴着帽子,浑身裹得特别严实,“莫桑,帮我调一杯‘血腥玛丽’!”女孩儿对着在调酒的莫桑说着,“我说你,个头那么小,却那么成熟,你还是纯真一点的好。”“莫扎特,你是不是找死,竟敢说我矮,你也不见得高到哪里去!”女孩儿不满的瞪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哟!好久不见了,莫扎特,舒曼,你们最近还好吗?舒曼,你的旅游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见到老朋友到访,贝多芬也顾不上管车尔尼了,直接走到了他们面前,“嗯,过得很好,前些时候去了英国伦敦,现在住在莫扎特家里,稍作休息以后再决定下一站去哪里。”女孩儿喝了一口杯中的饮料,不紧不慢的说,“就是啊,也不知道是谁?白吃白住还能这么心安理得。”莫扎特对着舒曼撇了撇嘴,“莫扎特,我警告你,你如果再敢说一遍,我就把你的这张臭嘴缝起来!”舒曼一记眼刀飞向莫扎特,“啊,对了,这个孩子是……”莫扎特急忙转移了话题,“哦,是我请来的帮手,车尔尼,这是我的老朋友舒曼和莫扎特。”贝多芬对着车尔尼介绍到,“舒曼前辈,莫扎特前辈,请多多指教。”车尔尼说到,“彼此彼此啦,你也别那么客气,我和你也就差不多的岁数,直呼我的名字就好了。至于莫扎特嘛,你爱怎么喊怎么喊。”舒曼笑着同她握了握手说到,“切!”莫扎特不满的看了一眼舒曼,扭过了头。
    “那么,现在那边怎么样了?”贝多芬问了一句,脸上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他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舒曼说着下意识看了一眼车尔尼,“啊!忘记了,车尔尼,现在暂时没什么事儿要忙,你先回房间吧!”“好,好的!”车尔尼看出要谈正事儿自己也不便在场便急忙往楼上跑去,看到车尔尼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后,舒曼又接着说到:“他大概就是不想你恢复那孩子的记忆,那样对他不利。”“是吗?那个人虽年轻,但也不可小觑,还有那只老狐狸也是,看来我必须要有所准备了。”“那,我们先告辞了,你多保重,有什么情况我们会通知你的。”舒曼喝完最后一口饮料后站起了身,“好的,你们路上小心。”贝多芬边打开门边说着。
    “啊,遭了,我忘记买一个东西了,莫扎特,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来!”舒曼说到,“真是的,你可要快一点儿哦,迈斯太太让我们3点去她那里参加茶会,可不要迟到了。”“行,很快的!”舒曼边跑边说道,随后跑到一个没人的小巷子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是我,对,按照您说的把话都传达给他了,他也要采取一定的行动了,放心,我会好好盯着他们的,第一时间把情报送到您手上,至于我的安全的话你不用太担心,我会注意的,好的,不说了,太晚回去会遭怀疑的,再见!”
    挂了电话,舒曼长叹一口气,靠在了墙上,“双面间谍吗?感觉真的很讽刺呢!”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