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四)

    “求求你放过我吧,boss,我真的是因为无可奈何才说出重要情报的!”深夜一条寂静无人的小巷中,传来一个男人带着哭腔的声音,“索伦,你知道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说出情报都是背叛我的行为,必须受到相应的惩罚哦!所以现在你是想自己了结了留个全尸呢还是我帮你一把让你连灰都不剩呢,我相信那么聪明的你绝对会做出明智的选择吧?”一袭黑衣的“rose rouge”首领正冷冷的看着手握手枪面如死灰的部下,嘴里吐出令人寒颤的话语,“boss,我真的不是有意要说的,我实在受不了那种折磨了,我真的是迫……呃……”未等索伦将话讲完,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经准确无误的插入了他的心脏,“哼!贪生怕死之人就该作为垃圾清掉,你就安心的去吧!”肖邦看着缓缓倒下去的人说到,随后对后面赶来的部下说到:“一把火把他解决了,别留下任何痕迹,否则你们的下场就和他一样!”“是,是的,boss!保证不留痕迹!”部下们惊慌失措的回答道。
    “咚!”肖邦跪坐在宅子的木地板上,捂着流血的伤口,“可恶,伤口又裂开了么?真是的,好久都没有这么狼狈过了,真是自作自受啊!”他自言自语到,随后拿过酒精和纱布重新包扎起了伤口,如果这次不是那个倒霉的部下,他完全可以在不用异能的情况下就能取得胜利,可等到他发现不对已经太迟了,他的部下所剩无几,而敌方攻势却越来越猛,无奈之下他只好使用了“葬礼”,这个异能能使生物的生命值在一瞬间被抽干,可付出的代价就是体力消耗太大,以至于来不及避开那密集的子弹雨,腹部,腿部都有伤口,但老天还算照顾他,及时的从腿部取出了子弹,不然可能他下半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一定是刚才太过于激动又把伤口扯开了吧,你啊, 总是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李斯特拿过肖邦手中的酒精和纱布放回柜子上,“哼,为组织除了一害就算我受伤也在所不惜!如果不是那个叛徒告诉了他我的计划,我也不至于伤成这样!”“可他也不是我们能轻易除掉的,因为我们从和他对上开始,我们就从来没有弄清楚过他的底细,虽和他交战过一两次,可那人自始至终都没有使用异能,全凭自己的头脑和武器就撂倒了我们的人,虽说最后是他输了,但却给我们的组织予以重创,幸亏有舒曼在,又帮助前首领重整了组织。所以,此人万万不可小觑,毕竟是‘Black Pearl’的首领!我们得尽快想新的对策了。”李斯特严肃的对肖邦说到。
    德国,郊外的一幢古堡内,“真是太美了,你说是吧?”男人轻轻抚摸着女孩儿的脸庞,“可是美中不足的就是你的眼睛,毫无光彩,一点儿也显现不出你的美丽,干脆用借用下别人的吧,不论美丽的红宝石色,还是优雅的蓝宝石色都十分适合你哦!”诡秘的笑容荡漾在嘴边,“就是不知道它们的主人是否愿意将它们献给你!”“变态,天天对着一个人偶声情并茂的说话,又不能把她讲成活人。”身后把玩着匕首的男人说到,“你不懂,终有一天她会开口和我讲话,她一直都听得见我和她讲话。”“你还忘不掉她吗?她已经……”“别说了!让她痛苦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不会忘记的,她那如此痛苦的模样,我会让那个人加倍奉还的。”男人漂亮的脸瞬间扭曲变得狰狞,握紧了拳头,“看着吧,亨德尔,你就看着我巴赫是如何让那个充满着罪恶的人在十字架上受尽折磨吧!”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