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樱花(二)

    冬天的脚步开始逐渐接近了,气温一天赛过一天低,街上也鲜少有人经过,再加上即将席卷而来的战争,更是使得普通的平民百姓闭门不出,有的已经准备收拾行李另谋出路。可这番景象却影响不到那些富贵人家,依旧是每天莺歌燕舞,好不自在。
    “阿雪,阿雪,好了没有啊?马车已经在门口了,今天近藤老爷的生辰,他可算得上是我们的老主顾了,万万不可迟到!”“是的,我马上就来!”少女将最喜欢的发簪别在了脑袋上,缓缓走出了房间,“唉,这近藤老爷谁不知道,出了名的流氓,稍不注意就有失身的危险啊,看来这次她可倒霉了!”隔壁房间的女孩儿分分投来了怜惜的目光,但有一人却暗自高兴,她叫做铃屋,过去她曾是“原岛”的头牌,可是因为阿雪的到来,她的地位就大不如前了,她恨透了阿雪,不仅夺走了她原本的地位,还博得了店主的喜爱,刚好这次有那么一个机会去了近藤老爷家,这个人十有八九是回不来了,“如果她失了身,我就能重新坐回头牌的位置上,重现我之前的荣耀了。”铃屋拿起扇子扇了扇,开心的想着。
    近藤宅今天格外的华丽,灯火通明,下人们忙忙碌碌的准备着宴会的菜肴,有不少客人已经到场,近藤老爷陪着客人们聊天喝酒,好不热闹。“阿雪姑娘来了!”管家平田拉开门说到,“快快,让她进来,别让姑娘着凉了!”“是!”管家鞠了一躬后退出门外,随后阿雪进入到房间内,行了一个礼,随后退到一边等待老爷吩咐。“阿雪姑娘真是如人们说的一般貌美啊!”从阿雪进到房间内的那一刻,近藤老爷的眼珠子就再也转不动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虽说见过的美女无数,可和她比起来都显得黯然失色,要是能将她留在身边该有多好,近藤老爷这么想着,两眼也微微的眯在了一起,脑海中不自觉的冒出了一个主意,随后和身边的下人小声商量着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宴会也即将接近尾声,客人们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阿雪也准备收拾东西启程回去,“那个,对,对不起,请等一下好吗?”一个小男孩儿怯生生的声音响起,“可以啊,有什么事吗?”阿雪笑眯眯的蹲下来看着眼前的男孩儿问到,“我们老爷生平最爱诗词歌赋,刚才姐姐所唱的和歌都很对老爷的胃口,他觉得这是天赐的缘分,所以可否请你留下来一叙,不会占用姐姐多少时间的,到时老爷亲自派车送姐姐回去的。”小男孩儿望着阿雪说到,“既然是一场缘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阿雪说到,随后不经意的摸了摸腰间藏的一把小刀,铃和山田先生都对她说过,近藤老爷是个出了名的色鬼,再加上刚才她表演时老爷看她的眼神,实在不像是一个喜爱诗词歌赋的有缘人,虽说一把小刀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但以她的功夫,自保是可以的,不至于让近藤伤害自己,想到这里,她便跟着男孩儿来到了近藤的房间。
    房里散发着梅花熏香的味道,近藤坐在房间正中间,“这梅花味道的熏香倒很应窗外的雪景。”阿雪说到,“之前就听说过阿雪姑娘对各类熏香很有研究,今日一见果然是另我深深佩服,寻常人只闻的出是普通的香味,而阿雪姑娘居然闻出了我的密制香的梅花味,果然是不同凡响。”“老爷说的哪里话,阿雪只不过是一个小小艺伎,不同凡响这个词与我不相配,应该是老爷才对,听闻老爷喜爱诗词歌赋,而阿雪除了对熏香感兴趣,对各类诗书画卷也是爱不释手,说不定我们真的是有缘才能相见呢!”“哈哈,能和阿雪姑娘这样的绝世美人儿颇有缘分,我近藤可是深感荣幸,不过今天,我们抛开诗词歌赋不谈,我想问一问阿雪姑娘是否愿意来我府上……”“如果老爷只是想要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那恕阿雪告退了。”阿雪站起了身,果然只是一个贪图美色的流氓吗?看来所谓的诗词歌赋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还是快点儿离开为好,这样想着,正准备拉开门离去,却发现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光了一样,随后跌坐在地上,怎么回事儿?先前已经意识到近藤会这样,所以宴会上的所有东西我都没有碰,阿雪慌乱的想着,对了,难道是那个,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个香炉,“阿雪姑娘,我想聪明的你应该已经发现了,这个香是我自制的,不仅起到熏香的效果,还有助于睡眠呢!所以就请你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就没事儿了。”“不,不可以倒下,我不要成为这个男人的玩物,我还要等着阿菜,她会找到我的……”阿雪想着,但身体却不自觉的往下倒,在完全陷入黑暗之前,他看到的是近藤不断靠近的身影和那双色眯眯的脸,“真是可笑啊,终究是这样吗?”阿雪轻轻说到,随后闭上了眼睛。
    “美惠,美惠,你醒醒啊!”一双手轻轻的拍着阿雪的脸颊,“唔!”阿雪从睡梦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侠客装扮的女孩儿,手中还拿着一把剑,“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果然是美惠没错!”女孩儿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她,“你,你是谁?”阿雪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到,“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阿菜啊!清河美菜!”“阿菜?阿菜!真的是你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阿雪也激动的抱住了对方,“是真的哦,你不知道,刚才你差点就被那个男人给……还好我发现了,把你救了出来。”“可是阿菜,你不是一点儿功夫都没有吗?”“嘿嘿,清河家的剑法向来是不外传的哦!”阿菜调皮的笑着,“阿菜,你又是怎么找到我的呢?”阿雪疑惑的问到,“自从你被你父亲卖了以后,我就到处找你,好不容易找到了那户有钱人家,可那户人家却说你失踪了,因为附近也就只有一条路,我想你也不可能会回家,就沿着那条路一直找,一直打听,最后听说有一个人人皆知艺伎叫做阿雪,而且还有一身好武艺,连将军家的公子都佩服的五体投地,我就想到会不会是你,为了确认一下,我一直守在‘原岛’附近,好不容易等到你今天出门了,却又听说你要去的那户人家的主人是个色鬼流氓,我真的好担心是你,就一路尾随到那座宅子,后面看到客人都离开了你还没有出来,我就偷偷溜进去看,刚好看见近藤正准备对睡着的你下手,我一看真的是你,就冲进去用剑指着他,我本来只是想吓一吓他,可没想到那家伙就是个脓包,吓得屁滚尿流的,我就趁机将你扛了出来。”“那这里是哪里?”“是我住的客栈,离‘原岛’也不远……”“遭了,我得罪了近藤,说不定他会对山田先生下手,我得回去看一下!”阿雪掀开被子,套上鞋后忙不迭的跑了出去,“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多个人多点儿安全!”“嗯!”
    “原岛”门前此时已经挤的水泄不通了,趾高气昂的近藤老爷怒气冲冲的对着山田吼道:“快点让那个女人出来见我!”“老爷,不是不让,而是她真的不在啊!”山田几乎要哭出来了,“哦?是吗?那好,进去搜,如果搜到,那你的人头连带她的人头就都归我了!”“不用搜了,我在这里!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请你放了他们!我跟你走!”阿雪推开人群挡在了近藤身前,“亏得你敢回来啊,不过你现在有这个觉悟已经晚了,跟你有关系的所有人都会死!”“喂,老头,刚才你自己说的话你都忘了吗?,你说过你不会再找她的麻烦的,怎么说话不算话呢?你现在仗着人多就肆意妄为,真是不要脸!”阿菜生气的推开了人群,走到近藤面前说到,“小女孩儿,你的胆子还真是大啊,劝你嘴放干净点,不然我……”“不然会怎样?”威严的声音响起,近藤看向来人,不由得脸色大变,“将,将军大人!”“我听说了,是你乘人之危伤害阿雪姑娘,现在又趁着人多来欺负人,是无视我定的规矩么?”“不,不是,请大人饶过我这一命吧!”“哼!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吧!总得给你点儿教训,现在你亲自把这里给我收拾好了,从此以后不许你踏入‘原岛’一步!”“多,多谢将军大人留下我一条命!”“阿雪姑娘,听闻你武艺不错,你想来我府上为我分担一些政事吗?当然,如果你想留在‘原岛’,我也不会勉强,一切看你。”“如果能为将军大人分忧的话,阿雪愿意为将军大人效劳,但我有一个请求,我的朋友阿菜武功底子也不错,恳请将军大人也让她分担一些。”“当然可以,阿雪姑娘肯为我引荐人才,我也十分荣幸!”随后,将军转头对山田说到:“山田先生,你放心,你的人在我府上做事儿,我自不会亏待你,今后我保证没人敢来你店里惹事儿了。”“多谢将军大人,能让阿雪有一个好去处,山田也就放心了。”
    “山田先生,”阿雪依偎在山田先生怀里,“阿雪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铃也会帮你分担一些事情,你放心,阿雪会照顾好自己的,还有一句话,谢谢您!”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