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五)

    “希,我能用我的一生来保护你,爱你吗?”美丽的小镇,余晖撒向地面,少年握住女孩儿的手问到,“当然可以喽,我们可是决定相爱一生的人啊!”“那你就是同意喽,我真的好开心!”少年随即紧紧抱住身边的女孩儿,但随即一场大火毁了这美好的一幕,“希,你醒过来啊,求求你别离开我!”男人哭着哀求着,“我,我快不行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满身是伤痕的女孩儿话还未说完手便垂了下去,“不!”男人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又狠狠地撞在了墙上倒了下去,脸瞬间变的狰狞,“杀了他,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凶手!”
    “啊!”肖邦从睡梦中惊醒,刚才因为太累不小心在书桌上睡着了,可方才做的梦让他顿时睡意全无,他记得那座小镇,那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地方,也是双手开始沾染黑暗罪恶的地方,据潜伏在那里的人说,这个镇子在调查他们的组织,并写了大量资料,很可能都是组织的秘密,这对刚刚建成的组织来说可谓是一大威胁,因此组织一方面开始追查谁泄露了秘密,一边派出作为心腹的他们前往那个小镇销毁文件。先开始一切顺利,两人没费多大力气便找到了放文件的保险箱,可谁知拿出来发现是空白纸张,两人才发现落入了敌人的圈套,而此时背后十多个冰冷的枪口指着他们,已是进退两难,无奈之下,他不得已发动了“葬礼”,瞬间整座小镇毫无生气,就连花草的生命都未能幸免,毕竟还是18岁的少年,身体担负不了异能所带来的压力,当下便晕了过去,任由舒曼背着他将他带上了车。醒来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听说抓到了泄露秘密的人,也听说后面李斯特赶到了那里,二话没说烧了整个小镇,现在那里已是面目全非时,他还是害怕了,那些人的脸再次映入他的脑海中,但脸全都是焦黑的,他紧紧抓住被角,浑身上下都在颤抖,那几天总是噩梦不断,经常从噩梦中吓醒,然后又进入另一个噩梦,再后来,那个男人出现了———“Black Pearl”的首领。
    “咚咚咚!”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进来吧!”肖邦说到,管家推着餐车走了进来,“到吃下午茶的时间了,少主,因为你不喜欢喝咖啡,我为你准备了奶茶还有布丁蛋糕,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况且身上还有那么重的伤。”“知道了,谢谢你。”“哦,对了,舒曼大人给你寄了一封信,请过目!”管家从口袋里掏出信来递给肖邦,信上面贴了一只漂亮的蝴蝶,随后管家把餐点摆在桌上将车推出房外,顺带关上了门,肖邦盯着那块布丁蛋糕呆了半晌,似是要盯出个洞来,随后叹了一口气,拆开信读了起来。
致亲爱的首领大人:
    波恩真的是一座很美丽的城市,来到异国他乡的我也是分外的激动,再加上老友莫扎特做向导,我也很快熟悉了这里,有时候真的觉得在莫扎特的身边的时候,我能找回作为一个女孩儿的童真,虽说因为我的病,原本30多岁的人却有着少女的样貌,可他却能像你们一样不在乎这些,依旧能跟我聊的热火朝天,把我当做知心朋友,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聊,有时候我真的很不想欺骗他,特别是还要利用他为我们找到“血色咏叹”,每每这个时候我的良心都感觉很不安,想要对他说出真相,却又害怕他知道真相后会怎样看我,是不再带我出席茶会,处处提防我,还是直接杀了我呢?我不知道,有时候我又想如果他属于我们这一方该有多好。
    哈哈,可能今天的酒太好喝的缘故了,多喝了那么几杯,所以对你说了那么多,请你见谅,你大可以当做是一个醉酒的女人对你说的疯言疯语,那接下来我该说正事儿了,我从贝多芬那里了解了一些那个男人的底细,他叫巴赫,异能力者,但据说他的异能力一生只能用一次,还需要用自己的生命献祭,因此他在战斗领域这块儿特别精通,头脑也是不可小觑,他似乎与所有异能力者为敌,但就目前看来,他与异能力者为敌并不是因为“血色咏叹”,他似乎执着于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的样子。总之,你和李斯特都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用担心我,我很好,因为时间不多了,我就写到这儿了,这封信请一定确保是你一个人看到的,千万别给其他人看到,组织内很可能会有奸细。
                                                                              舒曼
    放下了信,肖邦喝了一口温热的奶茶,心想:看来这个人和我梦中出现的人也许是同一个人,因为异能力者害死了他最爱的人,所以才会痛恨着异能力者,但也许自己也是异能力者,才有了复仇的力量,看来,这次我们双方都只能有一方活下去,这场大战是无可避免的了,果然,生在这个倒霉的组织,从双手开始沾染上献血之后,等待自己的还是只有复仇和死亡吗?
    “如果这场大战开始,我还能活着吗?我还能看到他们吗?”肖邦用叉子戳着面前的布丁蛋糕,沉思到。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