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六)

    “舒曼,舒曼,没事儿吧?”莫扎特担心的望着把抹茶蛋糕戳成不明物体的舒曼问到,“啊?没,没什么事儿呀!”舒曼放下叉子,对着莫扎特笑了笑,“你最近很不对劲啊,基本都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连你最爱看的电视节目都不看了,难道说……”莫扎特欲言又止,舒曼便直勾勾的盯着他看,“难道说,你失恋了?所以偷偷躲在房间哭?不过也难怪喽,天山童姥嘛,还是嫩了那么一点!”“哈?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你是想让明天的新闻头条上刊登一不明男子葬身于莱茵河畔吗?”“哦,是吗?就你这身高,还能把人扔水里,我倒是真的很害怕哦!”“你,你就知道一天欺负我!”舒曼把茶杯狠狠地砸在了桌上,“行行行,不说你了不说你了。”莫扎特见状急忙说到。
    “呐,莫扎特,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啊,你最信任的一个人突然在某一天背叛了你,还想要利用你伤害你,你会怎么做呢?”“那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这种人就算是死了也不足惜。”“那,那如果那个人也有苦衷呢,是不得已呢?”“活在这世上谁没有苦衷呢?这不过是为名正言顺的杀人找的借口罢了。”“是,是吗?还真是有你的风格啊!”舒曼干笑了几声,“原来你这几天都在思考这个呀,你放心啦,我相信你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我们可是至交啊!”莫扎特拍着舒曼的肩膀说到,“莫扎特,其实有个秘密我很早就想对你说了,我,我不打算欺骗你的,我也觉得我这种做法大逆不道,所以我今天想和你坦白一切,那个,我,我其实是……”“叮!”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莫扎特拿过手机一看,“哦,贝多芬让我们现在过去一趟,他说有新消息了,抱歉,看来这个秘密只好另外挑时间说喽!”“没事儿,也不心急这会儿,做正事儿要紧。”舒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起身跟随莫扎特出了门。
     狭窄偏僻的巷道内,传来一个男人痛苦的呻吟声,冒着烟的枪口正正的对准了他,“我再问一遍,为什么你要要我的命?如果你再不说的话,就不是手被子弹贯穿这么简单了,倘若你说出来,我指不定心情好还给你留条命。”贝多芬看着那个人,眼底不自觉的流露出杀意,难得今天能有空闲出门散散心,岂料他刚走到这条巷子里,突然感觉到背后的杀气,再加上他的异能能准确的在他受到伤害的前几分钟发出预告,使他提前做好了准备,那个人刚一凑近,被他一记肘击打趴在地上,随后又眼疾手快的抢了那人的枪,对着他的手掌就是一枪,“是,是我们的首领让我来杀你的,他说要解决掉这个组织,首先要把你给除掉,因为你的异能能预感到危险的存在,是个麻烦。”“我猜你们的首领就是巴赫吧?”贝多芬眯着眼看向那人,“是的。”似乎疼痛感消减了些,男人喘气的声音也渐渐均匀了一些,慢慢站起来靠在了墙上,“真是个杀人成魔的疯子,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啊,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人是谁?”刚刚赶到的莫扎特看到这一景象急忙问到,“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妙啊,那个人恐怕要开始对我们下手了,今天如果不是我的异能,我估计我就死在这个人手里,看来现在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想想怎么对付那个人,别的问题还是先推后吧!”“看来,舒曼说的都是真的了。”“哦?你查到什么事情了吗,舒曼?”贝多芬望向紧随其后的舒曼问到,“嗯,听线人说那人前不久进攻了波兰华沙的异能组织,还用计逼得他使用了异能,现在他估计受到重创在养伤吧。”“能逼得他使用异能的人定不是等闲之辈啊,不过他也真是的,明明连控制能力发动范围都控制不好还这么逞强,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贝多芬说到,“你为什么会对他的异能了解的这么多,连我都调查不到。”舒曼忍不住问到,确实是这样,她认识肖邦这么多年,还从不知道这点,只知道他发动异能后需要静养几天才能恢复,“我当然知道了,我和他可是……不不不不不,我是说我和他是敌对关系,肯定要调查清楚他的底细嘛!你原先是不知道可你现在也知道了啊,对吗?”意识到自己差点儿说漏了什么,贝多芬急忙改口,“啊,这样啊,确实呢!”虽然听出了话里的不对劲,舒曼还是装作没发现的随口打了个哈哈,“那这个人要怎么办呢?”莫扎特指了指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空气的男人说到,“让他走吧,该来的还是会来,杀不杀他都无所谓了……”贝多芬话还没说完,那个男人早已经风一般的消失了,三个人面面相觑,随后同时笑了起来。
    “呼,好险啊,差点就没命了。”男人擦着从额头渗出的汗珠,刚才因为太害怕而没命的往前冲,生怕那三人反悔,好在他们没有追过来,不知不觉中他就冲进了一片树林里,找了个阴凉的地儿坐了下来,“克雷尔大叔,你这个狼狈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呢!”一道懒懒的声音响起,“啧,你能不说风凉话吗,我已经尽力了,你不要太小瞧人,亨德尔!”“啊,真是抱歉呢,我作为后辈实在不应该这么说,请接受我的道歉。”亨德尔从树上跳下来,走到克雷尔身边,“哼,知道就好,你快帮我找个帮手,我现在就杀……你!”只见一把闪闪发亮的匕首准确无误的插入了男人的心脏,“真是很抱歉呢,你身为组织的主力部下,却消极避战,还被敌人废掉了一只手,真是没用!刚才你明明有机会解决那人的,你却不动手,那只好劳烦我亲自动手喽!你放心,考虑你为组织鞠躬尽瘁那么多年,首领决定留你全尸,还有,你也不会白死的,我会带着那个人的头颅来祭奠你的。”亨德尔说完毫不犹豫的将匕首拔了出来,顿时献血四溅,“安息吧,你要恨,就恨你当初跟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吧!”亨德尔说完,将匕首放回包里,“宝贝儿,你想不想尝一尝异能力者的血的滋味呢?”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