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八)

    “是吗?已经失踪了一周了啊!”街边的咖啡馆内,舒曼夹起一小块儿方糖扔进面前的咖啡杯中,看着它缓缓没入咖啡中,脸上担忧的神色十分明显,“我接到管家的电话赶去他家里查看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机,车钥匙都放在他的桌子上,说明他并没有离开家多远,但就算要去很远的地方,他都会提前说一声,像这样一声不吭就离开还从未发生过,我只能抱着他还活着的一丝希望来找你商量,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得不往最坏的方向想了,他也许……”“不!李斯特,不要说,我也不准你说!他不会有事的!”舒曼对着李斯特吼到,“我会找到他的,他会平安无事的回到我们的身边的!”
    “已经可以确定他在那个杀人狂手里了,但你真的要去救他吗?要知道,少一个竞争对手就多一分希望。”海顿边看着电脑边对忙着收拾东西的贝多芬说着,“不,我一定要去!”贝多芬坚定的说,“……既然这样,我也不阻拦你了,但我有个条件,你不许单独去,带上莫扎特和舒曼,你不是战斗型异能,搞不好人没救出来你就先倒下了。”“是,我知道了!”“那个孩子呢?从你那天回来后我就没见他了。”“可能还没完全接受事实,再加上受了惊吓,从回来后就开始发高烧,一直都在昏睡,所以这几天还要拜托你照顾一下。”“你总是这样,把麻烦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然后又陷入更大的麻烦之中。”“真抱歉,总是让你这么担心。”贝多芬满怀歉意说到,“你要是真能良心发现的话你就不会把事情都丢给你的老师做了,行了,快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海顿略嫌弃的挥了挥手,“嗯,谢谢你,你放心,我会平安的回来的!”贝多芬边拉开门边说道。
    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少天了,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旧伤叠着新伤,嗓子已经干的发不出声音了,双手被镣铐束缚在身后,“你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呢!不愧为组织首领,居然撑过了一个星期!”男人的声音响起,勉强抬起头看了一眼来人,但又瞬间垂了下去,“真有那么厌恶我吗?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巴赫捏住肖邦的下巴将他的头抬了起来,肖邦此刻连反抗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半睁半闭的眼睛毫无生气的望向巴赫,“对了,说起来你已经有两天没有喝过水了,一定很渴吧!”放开了肖邦的下巴,巴赫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在肖邦面前晃了晃,已经死掉的眼神瞬间活了过来,死死的盯着瓶子里的液体,似乎要盯出个洞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瓶子的方向移动,但却被镣铐的锁链紧紧拽住,巴赫见状轻笑了几声,随后拧开瓶盖,再次抬起肖邦的下巴,将瓶口捅进他的嘴里,清凉的液体进入喉咙深处,恍惚的意识被猛的拉了回来,解了渴的快感胜过了身上的伤痛,“真听话啊,从来没见你这么老实过!”“噗!”肖邦一口水呛了出来,巴赫把瓶子拿开,水被喝了大半瓶,只剩了三分之一。
    “你到底想怎样?如果你真那么想报仇就一刀杀了我吧!”肖邦在猛烈的咳嗽过后很恨的盯着巴赫说到,“直接杀了你这样未免太便宜你了,我要把她所受的痛苦让你加倍偿还!”巴赫的眼神狰狞,“你知道吗?在你发动异能时,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生命一点点被吸走,看着她发出绝望的呼喊,我却无能为力,然后在她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你们又放了一把火烧了整个镇子,我至今都还记得她被烧的面目全非的样子,有一段时间我的梦里全都是她那恐怖的样子,她的死全都是拜你所赐!”巴赫的一席话使得肖邦半天没有缓过神来,他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说不出一句话,“你知道吗?她生前有一双和你一样的眼睛,都是漂亮的琥珀色,如果能把你的取下来装在‘她’的脸上,那将会是我制作的最完美的作品了!”“你这个变态!”肖邦说到,接着挪了挪身子,但却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软,困意席卷了全身,“奇怪,好累,好想睡……”话还未说完,头便歪倒在一旁睡着了。
    “你也真是太粗心大意了,敢这么放心的喝我的水,好在我在里面放的是安眠药,要是我投毒的话我想你的表情会更有趣吧!”巴赫看着睡着的肖邦笑着说到,随后离开了那里,“你先好好睡一觉吧,等一切准备就绪了,你的眼睛还有你的命就都属于我了!”
——————————————分割线——————————————
    按耐住想开车的心情,因为我妈就坐在旁边,等有时间写个番外再开吧!还有因为开学事儿有点多,更得有点少,请见谅,谢谢支持!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