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番外篇 从相遇到别离)

    远离城市的波兰乡村有一座庄园,这座庄园也对外人开放,其中最吸引人的就是这满院颜色不一竞相开放的玫瑰花,风吹过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城堡式的豪宅矗立其中,仿佛童话故事中的城堡一样,吸引了很多人来参观。
今天的庄园格外热闹,佣人们在管家的指挥下忙出忙进,将收集到的玫瑰插入花瓶中摆放在桌上,将刀叉盘子杯子整齐的摆放在桌上,人人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除了坐在通往二楼的阶梯上的七八岁的一个孩子。他穿着与他年龄不符的黑色晚礼服,系着领带,穿着十分正式,似乎对宴会并不感兴趣,他并没有像普通孩子那样兴奋的四处观望,此刻他正捧着一本小说津津有味的看着,不时轻轻的笑几声,“你在这儿呀?怎么还在看这种没有营养的书,要真那么闲还不如多背一下诗集,省得在客人面前丢脸,也是老爷太太命不好,生了你这么个怪物!”管家走过来说到,“真是很抱歉,我马上把书收起来!”显然是被刚才的话刺激到了,男孩儿站起来飞快的往楼上冲,“怪物就是怪物,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居然还在楼梯上坐着,成何体统!”管家边骂边往厨房走去。
    “呯!”男孩儿把门重重的一摔,随后背靠着门,头埋在两腿间,“为什么?我从没想过要当异能力者,我也不想吸取别人的生命,为什么要说我是怪物,这根本就不是我能控制的,这不公平!”男孩儿哭着说到,自从发现了他与常人的不同之后,父母就再也没有对他笑过,就连佣人都骂他是个怪物,他们的孩子就更不用说了,成天欺负他,可就连他的亲生父母,看到这一幕都不曾阻止,反而站在一旁看好戏,在这个家里他仿佛空气一般的存在,这也导致了他孤僻的性格,小小的年纪不再有孩童的天真,而多了几分大人的成熟,在哭过之后,他将小说藏进了礼服里,偷偷溜进了园子里。
    “又被管家说了吗?这对你来真是说太不公平了!”男孩儿坐在一个正忙着修剪树枝的金发的女孩儿旁边轻轻抽泣着,“希娜,从以前到现在都只有你会跟我说话和我聊天,还偷偷把小说借给我看,虽然管家说这种书毫无营养,可我不觉得,比背那些乱七八糟的诗集有意思多了。”“没想到你居然和我一样喜欢看小说啊,我还担心你不喜欢呢,你这么说真是让我松了一口气!”女孩儿开心的笑着说到,露出好看的两排牙齿,“对了,那边的树荫底下凉快,你先去那边看书吧,不然工作完成不了的话,会被老爷太太赶出去的,就真的没人陪你聊天了。”希娜指着不远处的地方说到。
    男孩儿听话的跑到了树荫下,也只有在希娜面前他才会觉得生活是如此美好,希娜就好像他的姐姐一样,陪他吃茶点,给他讲好听的故事,唱好听的歌……正想的入迷的时候,感觉到头顶有动静,抬头一看,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孩子,颤颤巍巍的在树枝间摸索着,“这样做会摔下去的,快下来!”男孩儿着急的叫到,“没关系没关系,我把我的球拿到就下去!”树上的孩子回应道,随后往更深处摸索着,不知道是担心那孩子从树上摔下来,还是渴望着探索树枝间的秘密,男孩儿竟也鬼使神差的爬上了树,灵巧的身子在树枝间穿梭,很快追到了前面的人,并且抢先一步拿到了他的球。
    “你好厉害呀,看你瘦瘦小小弱不禁风的,运动细胞居然出奇的发达。”两人下到地上时,男孩儿对着把书捡起来的人说到,“我叫贝多芬,你呢?”“肖,肖邦!”男孩儿摩挲着手中的书,扭扭捏捏的说着,“那我们就算是朋友喽,谢谢你帮我捡球,对了,请多多指教!”贝多芬伸出一只手,可肖邦还是愣在了原地,“怎么了吗?”贝多芬疑惑的收回了手,“我,我会伤害你的,先前已经有好几个人死了,就是因为我跟别人不一样,拥有异能力,我也控制不了这种力量,所以,你还是不要接触我这种怪物为好!”肖邦小声的说到,“是吗?我先试试看喽!”贝多芬上前一把抱住肖邦,“看,不是没事儿吗?”贝多芬说到,“奇怪,之前好多人触碰我之后都死了,这次居然没事!”肖邦说到,“既然你分享了你的秘密,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要说怪物的话,这里可不止你一个哟!”“你的意思难道是……”“没错,而且我认识的朋友里还有好几个呢,有时间带你认识他们……糟糕,时间不早了!回去晚了的话又要被说教了,我就先走了,认识你我很开心,这样我们的阵营又多了一位伙伴了!”贝多芬边向大门跑去边说,肖邦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内心涌现出一股暖意,原来特别的不只有他,也有和他一样的人,“交到朋友了呢!”肖邦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笑容。
    就这样,不打不相识,两人经常在一起聊天,看书,之后肖邦又结识了莫扎特,海顿等人,也能短时间控制自己的异能了。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当年那个羞涩的少年渐渐变成英俊的少年,而分歧也悄悄游走在两人之间———那天,肖邦独自一人坐在咖啡馆内看书,这时走过来一个人坐在了他旁边,但却没点任何东西,却死死盯着他手中的书,肖邦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将书递给那人:“你如果对这本书感兴趣的话,就送给你好了!”那人却摇摇头,说到:“明明有杀人天赋,为什么却要刻意隐藏呢?”“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有杀人的念头呢?”“没有这个念头的话,那些人在触碰你的时候就不会死了,你敢发誓说你内心从来没有有过让他们去死吧这个念头吗?”“我……”“有时候啊,要保护你所爱之人,没有人做出点牺牲是不可能的哦,你要记住了。”那人说完便起身走了,肖邦也没了喝咖啡的心情,付了钱也离开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肖邦也差不多忘了那人所说的,照样该做什么做什么,可意外总是说来就来,某天下午,当肖邦与贝多芬他们小聚回来后,并没有在门口见到总是来迎接他的希娜熟悉的身影,肖邦正在疑惑着,突然从楼上父亲的房间内传来一声惨叫外加父亲的咆哮,他的心猛的揪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父亲的房内,推开围观的人群,只见希娜捂着眼睛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地上到处都是血迹,一本破破烂烂沾满血迹的日记本躺在地上,“你这个恶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近乎嘶吼的声音,琥珀色的眼睛充满着仇恨,“这不过是小小惩罚而已,一双眼睛而已,不过一个低贱的下人,竟对自己的主人动了情……”“够了,不要说下去了!”肖邦双腿无力,跪坐在地板上,“不愧是怪物啊,居然会喜欢这么一个人,也不过托老爷太太的福有一副好皮囊和尊贵的地位,然而内心还是俗不可耐!”管家在一旁嘲讽到,“那个人说的没错,想要保护自己最爱的人,必须要有人牺牲!”肖邦从地上站了起来,缓缓说到,“没错,你们,就是所谓的牺牲者,既然你们如此对待生命,那就请你们跟她一块儿陪葬吧!”肖邦的脸扭曲的可怕。
    那天,整栋大宅失去了生机,地上躺着一条条尸体,表情惊恐,肖邦坐在墙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才异能发动消耗完了他全部的体力,现在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勉强挪到墙角边休息,“她已经断气了,看见了吗?应证了我说的。”“你说的没错,我之前想错了,都是我太天真了。”“需要我帮助你吗?我不仅可以帮你控制异能,还能教你许多你不知道的东西。”“你到底是谁?”“我隶属于波兰一个大组织,我叫李斯特。”男人说到,肖邦思索了一会儿,坚定的点了点头,“嗯,我一定要变强!”
    五年后,波兰首都华沙,“就因为这件事你改变了想法,将你的家和那些死去的人烧的灰都不剩,变成了现如今的杀人狂魔吗?”“没错,到这里我才发现,原来以前真的是我太单纯了,我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不,如果没有人做出牺牲的话,你永远保护不了你想要保护的东西,你我如今已不同道,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年轻人转过头来,风衣随风起舞,“‘rose rouge’首领,参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