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十一)

    “这,这个?”两人同时吃惊的望向了面前的人,“你不知道你的异能只能发动这一次吗?而且可能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就为了一个人,值得你这样做吗?”肖邦双手撑在地面上,缓缓的说着,“你又知道什么?我从小就被人看不起,不止因为我家境贫寒,更因为那个碰到酒就不要命的父亲,没有一个人给过我好脸色看,除了她以外,她从来没有对我另眼相看,我和她经常聊天,到后来我们甚至越过了普通朋友的界限,但是,她却先我一步而去了,就因为你们那个该死的组织,我后来千方百计的查到罪魁祸首就是你,我那时候就想着不论如何都要解决掉你,哪怕搭上我这条命。”“是吗?就因为这个吗?你以为只有你的生活是如此吗?我从小被人叫做怪物,就算我身为那个家的主人,下人也都瞧不起我,就连下人的孩子都敢明目张胆的喊我怪物,父母对此事也不闻不问,那种感觉你有体会过吗?”肖邦几乎是嘶吼的声音。
    “不,我所恨的是你这种作恶多端的人,为什么身边还能有这么多的同伴和知己,而我从来都是独自一人,老天真是不公平啊!”巴赫望着肖邦说到,“所以,就在十字架下做出深刻的忏悔吧!先把你解决掉,再把你所重视的人全都解决掉!”说完手轻轻一抬,十字架开始发出金色的光,刺的人睁不开眼睛,“我的异能啊,是能把你们完全变成毫无还手之力普通人哦,相当于吸走了你们的能力,这也是我把这张底牌留到现在的原因,不然的话,我能很轻松的就死在两位的手里啊。”“真是个疯子!”贝多芬恨恨的说了一句,“你,快走吧!”颤抖的手拉住了贝多芬的衣袖,“什么?你在胡说些什么?”贝多芬一惊,“他说的是真的,刚才我就试过了,本想趁机解决掉他的,却发现异能没有用了,他现在的目标是我,还不会对你怎样的,就算跑掉了,我也只是个累赘了,还不如……”“我告诉你,在我俩的恩怨未化解之前,你别想那么愉快的就死掉!”贝多芬轻轻拿开肖邦的手,站起来说到。“自不量力的人!”巴赫轻蔑的笑到。
    “啊,真没办法呢,虽说我的异能也不是什么好用的战斗型异能,但真没了还是不太好呢,现在也只能靠双手双脚了。”贝多芬轻松的笑着说到,突然,只见一个黑影猛的窜到了他的面前,紧接着来了一记飞踢,虽说及时的挡住了攻击,但还是被逼的往后退了几步,“这人的力道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幸好手臂做了特殊保护,不然刚才那一下可能已经断了。”贝多芬心里暗想到,“你在发什么呆啊?”巴赫抽出腰间的匕首向着贝多芬挥去,“呀,这更糟糕了,受伤看来免不了了!”贝多芬心想,随后只感觉脖颈间一凉,随后液体顺着脖子流淌下来,“啧,躲过去了吗?不过下回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巴赫甩掉匕首上的血迹,准备发动第二轮攻击,“可恶啊,完全猜不到他下一步的动作,只能凭借身体的本能躲闪,要是异能还在的话就好了。”“我说你啊,他的动作那么迟钝,你居然还能受伤,刚才那一击你明明可以看准时机踢飞他的武器的,你就这么白白挨了那一刀,是年纪大了眼睛出问题了吗?”肖邦在关键时刻还不忘向对方泼一盆冷水,“你,你好啰嗦呀,我让着他不行吗?我早就看穿他的攻击了!”本来还在担心着肖邦的安危,但现在想想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
    “喂,你俩聊完了没有啊?”此时觉得毫无存在感的巴赫已经快要爆了,“看来你们已经做好死的觉悟了吧,那么……”正当巴赫准备发动攻击时,突然感觉四周一片黑暗,“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黑了?”“因为你中了某人的异能。”贝多芬不急不慢的说到,“不可能,只要在这里的人都是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我的异能还未失效啊!”“在这里是不可能发动,但如果是远程操作,再加上是靠声波发动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刚才只不过是故意拖延时间罢了,因为那个技能要发动的话可是要有很长的准备时间的哦!”贝多芬阴笑着说到。
    此时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不知道这个办法行不行得通,但愿他会没事吧!”莫扎特靠在墙上喘着气,“果然远程操纵太费力了,现在如果再有人来,那我可真招架不住了啊!”“呼啊,好累啊!”舒曼一屁股坐在了莫扎特腿上,“你这个人有点自觉性可以吗?没看见我很累呀?”莫扎特在大脑死机了几秒钟后说到,“你好意思累,我可是在你发动能力的时候灭了两队人啊,要不要算一下?真是的,要不是翅膀修复很花时间,用得着费这么大力,说实话都怪你那么晚赶到,我的翅膀才会受伤,你要给我负责!”“那关我什么事,早知道就该把你扔在那儿不救你了,你们女人事儿就是多,我说的是你大大方方就坐在我腿上的事儿,你哪儿扯那么多事儿的?”“你再给我说一遍,你居然不救我?你皮痒痒是吧?”舒曼“腾”的一下站起来,两颊发红,两个没力气的人此刻又开始打起了嘴炮。
    “这真是失策啊!”巴赫说到,“我竟然也会有这么失策的时候啊!但是,你不要太天真了,那把匕首上可是有毒的哦,刚才割到你了吧,虽说是慢性的,但会慢慢的流向心脏哦!”“你说什么?”贝多芬捂着脖子上的伤口,“你,你的伤口周围开始发紫了,这毒的杀伤力不小啊!”肖邦震惊的看着贝多芬说到,“你这个人还真是恶毒到可怕呢!”“彼此彼此,我失去了视觉,不也是你造成的吗?不过现在看来,你开始撑不住了吧!”“你……”贝多芬无力的跪坐在地上,大脑好晕,而且双眼发黑,看东西好模糊,“那么,先把你了结了吧!干掉两大组织的首领,就算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真是可悲啊,已经被仇恨占据了内心。”声音从巴赫身后传来,“你又是谁?”“我是谁恐怕对于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但是你的胆儿还真不小啊,连我亲爱的学生都敢碰!”海顿的手轻轻抚上巴赫的肩膀,随后蹲下来附在他耳边说到:“你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死法是什么吗?是永远活在自己美好的梦中啊!”话音刚落,巴赫只感觉四周一片寂静,忽然他感觉到一片亮光,“难道说视力恢复了吗?”巴赫试着睁开自己的眼睛,只见自己身在一片田野中,一个女孩儿正在和自己招手,“好慢哪你,开什么小差呢?”“希,你真的没有死吗?”“你在瞎说什么啊?我不一直好好儿的站在你面前吗?”女孩儿有点儿生气的问到……
    “这样就没有问题了,就让他在自己的梦中一直过下去吧!”海顿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巴赫缓缓说到,“不要轻敌了,还有一个人。”“哦,你是说那个叫亨德尔的人吗?放心吧,他早就被我解决掉了,都是一群不把自己命看在眼里的家伙!”海顿扛起贝多芬,又望向一旁的肖邦,“你还能撑一会儿吧,至少也得坚持到外面去,你的部下也在等你。”“等一下,为什么你刚才可以发动异能,你的能力不也应该被吸走了吗?”肖邦疑惑的问到,“不,那不是我的异能力,是舒曼的翅膀上的麟粉外加我用特殊材料制成的能让人产生幻觉的粉末,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的,没想到居然成功了,这个人完全被自己的欲望所支配了,真是可怜又可悲。哦,对了,他的异能只不过是暂时吸收了你们的异能,现在他死了,你们的异能也应该恢复了。”“是吗?”肖邦望向不远处的花瓶里插着的玫瑰,果然,玫瑰在异能的作用下渐渐枯萎死亡,“真是可惜呢,有时候啊,觉得当个普通人都是一种奢望呢!”肖邦叹了一口气,撑着受伤的身体一步步跟着海顿往门口走去。

    感觉自己的脑洞越来越清奇了,在这里先对巴赫和亨德尔表达一下歉意,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们写死的啊,各位不喜勿喷哈,谢谢!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