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十二)

    “阿嚏!阿嚏!阿嚏!”响亮的三声喷嚏回荡在别墅里,“真是的,我说你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无所谓,但是请你也体谅一下我这个老人家的身体,别传染给我好不好啊?”李斯特一脸嫌弃的望着旁边被淹没在面巾纸堆成的山里的肖邦说到,“哈啊?你以为我愿意吗?要不你试试看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个几天看看,我能活着都不错了,你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啊…嚏!”(此处请脑补鼻涕挂在鼻子上的画面)肖邦一边拼命地抽着纸一边说着,期间还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喷嚏,“我说,感冒药呢?你怎么不准备着点?你办事真的很不靠谱耶!”肖邦把纸巾往桌上随便一扔,“蹬鼻子上脸,早知道让你在那里多待几天,等我给你把感冒药买回来我再来救你,才老实了两天你的性格就又打回原型了,也不知道是谁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嚷只要让他躺在床上,让他干嘛他都愿意的……”李斯特脸呈滑稽状说到,“停停停,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肖邦的脸已经烫到可以烤茄子了,忙不迭的从客厅飞奔回了自己的房间,李斯特呆了几秒,随后笑了出来,“唉!果然还是那么的幼稚啊!”
    与此同时,德国波恩,“啪嚓!”瓷器的碎裂声,“啊,抱歉抱歉,我又走神了,真的很不好意思!”舒曼把抹布放在桌上,蹲下去捡瓷器的碎片,“啊!好可惜啊!算啦算啦,碎了就碎了,人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而且又是因为店里很忙所以才喊你过来帮忙的,还要麻烦你呢!”贝多芬一边蹲下来帮忙一边对舒曼说到,“看你这个样子,是担心谁吗?哦哦,对了对了,为了不耽误你养伤,莫扎特特意不让你跟他去维也纳呢……”“谁要他关心,臭屁的家伙!”舒曼瞬间加快了捡碎片的速度,头也低得更狠了,“我,我该回去了,你看要到晚饭时间了吧,我回去做点东西吃,太晚吃又对身体不太好,那就这样啊,明天见!”说完舒曼拿起自己的东西就瞬间消失了在门外,贝多芬呆了一会儿,随后自言自语到:“额,你什么时候会做的饭?”
    走在回家的路上,舒曼叹了口气,心里想着:唉,也不知道他的伤怎样了,好点了吗?那天见到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可他居然还能有力气瞪我暗示我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种强大的气场让我瞬间就收回了自己的步子,但早知道像现在这样瞎担心,还不如当时就冲上去看看呢,或许我真的像莫扎特所说的一样是个笨蛋吧!顾得上一头顾不上另一头,唉,感情这东西果然是最可怕的敌人了,或者,等莫扎特回来,好好找个时间跟他坦白,然后我就偷偷的失踪,不再出现了……但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和我一样特别的存在,也有了知心朋友,离开也就代表了我将要再次与孤独为伴,啊,心好乱……正在胡思乱想时,一阵冷风吹来,激得舒曼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糟糕,天马上要黑了,先不论气温骤降到个位数,主要是我的身体状况还是很糟糕,还是赶快回家吧!等事情到那一步再做决定也不迟。”舒曼加快了脚步,拼命往家的方向赶。
    “啊,糟了,今天的晚饭……”想到这里舒曼的脚步又慢了下来,“算了,附近有家面包店,干脆就吃三明治好了,等莫扎特回来看我不好好敲他一顿,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真是太过分了……”正在胡思乱想的间隙,面包店也到了,香气源源不断的从店里飘散出来,“今天的主打居然是树莓慕斯蛋糕,真是的,让我怎么选嘛?”“小姑娘真有眼光啊,今天的主打可是加入了布丁和果冻的双层哦,里面还包裹着新鲜的树莓……”“麻烦请给我拿两块!”不等店员介绍完,舒曼的眼睛瞬间就变成了星星眼,“不管草莓还是树莓,只要带莓的东西都是我的最爱!”舒曼心里想着。
    “你还是老样子,爱吃这些酸酸甜甜的东西,但你吃吃那么多也不怕胖吗?”一道并不陌生的声音响起,“你好意思说我吗?你不也喜欢吃这些东西吗?还有,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敌人的地盘里,不怕被抓到然后严刑逼供吗,舒伯特?”舒曼转过身来对身后的人说到,“那种事儿无所谓吧,我们本来就游走于生死之间,被抓到也怪自己疏忽大意。”舒伯特耸了耸肩说到,“唉,你倒是想得开啊!对了,你到这里来做什么?”“首领让你把这个交给贝多芬,说是很重要的情报,最近他也在心烦着那件事儿吧,首领还说不想欠他的人情,再怎么说首领一半的命都是他救的,不是吗?”舒伯特递给了舒曼一张纸,“说,说的也是啊,我会及时给他的!”舒曼说到,这时店员也正好把装好的蛋糕拿来递给了舒曼,两人一同走出店外,“我会在这里短期停留一段时间,我安定下来会把我的所在地告诉你的。”舒伯特理了理衣服说到,“嗯,我知道了。”舒曼点了点头,“那我走了哦!”说完舒伯特便离开了,舒曼目送着她的背影,随后笑着说到:“恐怕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只是首领的安排吧,对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