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零食~的~皮~皮~~瑶

血の咏叹调(十三)

    早饭是刚从外面的面包房里买到的新鲜牛奶吐司,早已放进面包机里烤的两面金黄,配合上软软松松的蛋黄还未凝固的太阳蛋以及香香脆脆的培根,最后再加上几片半融化的芝士,第一嘴下去的感觉仿佛置身于天堂之中,“唔,还是小时候的吧唧……味道,好久都没有吃过了……吧唧!”肖邦一边嚼一边嘟囔着,腮帮子足的鼓鼓的,脸上洋溢着似孩子般的童真,如果这时候有人推门而入,绝对会震惊平常面无表情严肃冷漠的首领露出这样的可爱表情,而且吃相可以说是想当的难看,至少不应该是一个大家族的少爷该有的吃相,好在这个时间点是外出采购食材的时间,只有管家会在家,他也提前嘱咐过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不要来打搅他,所以就算吃完再毫无绅士风度的打个饱嗝都不会有人听见的,但这种事儿也就是想想而已,真要做起来可能还是会觉得很丢脸。
    “李斯特也真是的,突然说有事儿自顾自就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这个人真的很我行我素,现在好了,只有个整天在耳边唠叨的管家,还有一大堆没写完的报告……”美好的心情似乎随着逐渐变小的吐司一块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又是随之而来的工作压力,而这时餐厅外面也响起了管家的脚步声,“早餐时间结束了呢!”肖邦说着站起了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吐司碎末,随后拉开了门,“啊,首领,我这就去把盘子收好……”管家见门突然打开吓了一跳,随即急忙弯下腰鞠了一躬,“不用了,收盘子可不是一个管家该干的活儿,这周李斯特都不在家,你就接替他的工作帮我整理资料吧,希望你能认真做好这个工作。”脸上早已没有了刚才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冷漠的一张脸和没有温度的话语,“是,我定不会让首领您失望的!”管家再次深鞠一躬,随即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到:“刚才您的手下来电,说想问关于巴赫手下剩余残党的处置问题,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完了,相关的情报会在今天下午交到你的手上。”“你告诉我的手下,这些人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要杀要留都任凭他们自己处置,不用经过我的同意,还有,审问出的情报就交给他吧,算是我还他欠下的人情,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欠别人什么,而且还是敌对组织的人。”“是,我现在就去转达!”管家说完便快步离开了。
    “所以说,那个家伙把所有的情报都给你了对吗?”房间里传来莫扎特略带不爽的声音,“你在生什么气啊?他自己都说欠我一个人情了就让他还吧,再说了这些情报对我们都很有用,这上面还有其它与巴赫结盟的组织情报,刚好趁这个机会一举歼灭了不正好吗?”贝多芬一边翻着手里的情报一边说到,“可是既然是他审问出来的情报,他干嘛不自己带人去解决这些家伙,而是把情报给我们呢?他肯定不怀好意,肯定有什么阴谋……”“行了!关于他我不想再说什么了,你刚从外面回来肯定需要好好休息,你先回去吧,有事我会叫你过来的!”似乎是刻意想回避这个话题,贝多芬难得的下起了逐客令,“那,好吧,我先回去了。”莫扎特起身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关上了贝多芬的房间门,莫扎特轻叹了一口气,“唉,感情这种东西啊,真是害人不浅呢,就算成了敌人彼此还是有相当深的羁绊呢!”正想着就见车尔尼一阵风似的冲上了楼来,“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我有事儿要找前辈一下,这件事儿很重要!”车尔尼边跑边说道。“前辈,我进来啦!”车尔尼拉开门把进到房间里,对贝多芬说到:“关于你让我查的那件事,现在已经有眉目了……”
    “唉,一个组织的首领真是辛苦啊,忙这忙那的,真庆幸我不是首领。”走在回家的路上,莫扎特想着,“舒曼可能也等急了吧,好久没见她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正在走神之际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啊!真是抱歉啊,我走路走神了,没事儿吧?”莫扎特拉起撞倒的人,“没事儿没事儿,说实话也怪我没好好看路。”那人拍了拍弄脏的风衣,说完以后又快步走开了,“奇怪,这人的举止行为好怪呀,而且好像在哪儿见过……”“莫扎特!你在发什么呆呀?叫了你好几声都不理我。”舒曼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
    “你的意思是说,这久他能熟悉的了解我们的作战方式,都是因为存在内奸吗?而且极有可能是舒曼!”“没错,我知道前辈可能无法接受,可这有很大的概率就是事实,所以你的老师还特别叮嘱你不要感情用事。”“但是,我真正担心的是莫扎特,比起我来说,舒曼之于他可能已经不再是那样普通的关系了……”“所以他也能成为我们灭掉奸细的致命武器!”海顿的声音响起,“老师,难道说你想……”“没错,但是你也放心,如果最后的奸细不是她,那么我就不在干涉你们的生活,但如果她是,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除掉她,我相信莫扎特也早已有了这样的觉悟吧!”“嗯,但愿她不会是奸细。”贝多芬喃喃自语到。
    外面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阴云密布了,暴风雨,即将降临了。

   
   

评论

热度(3)